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態 > 內容
人才共享平臺的經濟創造新效能
- 2019-06-22 -

互聯網人才共享平臺時代,人才應該沒有邊界,跨界流動尋求發展。


原Uber中國公關總監、優客工場執行合伙人高超總結了自2015年——共享經濟原年——開始,共享經濟以裂變之勢洶涌而來,深刻改變著大眾的衣食住行、工作、健康、娛樂等方方面面,包括國外的Uber、Airbnb、WeWork,到中國的滴滴、ofo、優客工場、小豬短租、在行等,推動著我們迅速進入一個“共享新紀元”。


2018年3月,滴滴已有了4億注冊用戶和1500萬名司機。根據《2017年滴滴出行平臺就業研究報告》,共有2108萬人在滴滴平臺獲得收入。


據普華永道管理咨詢公司的報告,2014年全球共享經濟的市場規模已位居個行業經濟第五名,約150億美元;預計到2025年將增至3350億美元。共享經濟正在成為影響全球發展的新力量。


據中國信息中心共享經濟研究中心2018年2月發布的《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報告2018》,我國共享經濟繼續保持高速增長,2017年我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為49205億元,比上年增長47.2%。2017年我國提供共享經濟服務的服務者人數約為7000萬人,比上年增加1000萬人;共享經濟平臺企業員工數約716萬人,比上年增加131萬人,占當年城鎮新增就業人數的9.7%,意味著城鎮每100個新增就業人員中,就有約10人是共享經濟企業新雇用員工。報告預測,未來五年,我國共享經濟有望保持年均30%以上的高速增長。農業、教育、醫療、養老等領域有可能成為共享經濟的新“風口”。


人才共享平臺經濟從對物的共享、空間的共享開啟了經濟新業態,創造了經濟新業績,并對發展到對人的共享。


人才共享平臺年代,新的人才理念和用人模式不斷涌現。


一、時間、知識和技能被充分共享,發揮每個人的更大效能


“不求為我所有,但求為我所用”——這是互聯網時代人才共享的新理念。


人才共享平臺是對人才的企業所有制、地區所有制、我國所有制的一種挑戰,客觀上要求從更廣的角度、更大的范圍、更高的效率來配置人力資源,讓人才的能量和數量都得到釋放。


人才不僅僅是隸屬于某個企業的被雇傭者,而且是獨立的產品/服務的提供者。“平臺+個人”的組合模式是未來社會的普遍形式。各種眾包平臺在全世界范圍內為人才和需求方提供交易服務,人們的工作方式逐漸開始圍繞互聯網平臺上各種各樣的工作任務單展開,人們的時間和知識技能也在重新組合,不斷向著符合個人發展需求的方向優化。


例如,快約APP是一個時間和技能服務的零售平臺。你可以用自己的手機“開店”,售賣自己的特長或者時間;也可以基于地理位置信息快速約到你需要的人,購買他的時間幫你解決所需,如找模特、找美發師,或者交換工作、交換技能服務。人才共享將人們閑散的時間價值化和貨幣化。


服務眾包平臺深圳智匯網的創始人說:“深圳智匯網通過十年的努力,證明了智慧共享無論對于雇主端的利益更大化,還是對于服務領域從業者的孵化成長都是有幫助的。我們希望再花十年的時間推動共享經濟在中國的蓬勃發展,推動共享經濟平臺服務成為主流市場的有力支撐。”


企業在人力資源的管理上也開始由“獨有”向“共有”轉變,擇需而用,擇優而用,以經濟的方式得到匹配的人才。


二、人才共享平臺模式不斷創新,越來越靈活、豐富


人才共享平臺、自由職業、兼職眾包等模式已從新生事物漸成發展之勢。


美國為自由職業者服務更大的平臺Upwork,是全球大的人力外包服務市場。據Upwork的CEO估計,未來全球自由職業市場規模可達2萬億到3萬億,人才共享市場有巨大發展潛力。


在中國,提供臨時服務、滿足臨時需求的斗米兼職平臺,上線僅100多天,用戶量、商戶數據、交易流水等即沖到行業排一。市場對兼職人才的需求量在不斷增長,眾多有各類技能的人愿意利用自己的碎片時間來提供服務,將時間轉化成為經濟效益。


專注于互聯網職業機會的拉勾網,上線了企業外包平臺“大鯤”。通過眾籌、在線協作或按需雇傭的方式,鏈接互聯網公司和人才,展開項目合作,打造高效的人才共享模式。


而企業的工作眾包模式也越來越多樣。這種眾包模式是指一個公司或機構把過去由員工執行的工作任務,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給大眾網絡的模式,如委托共享、借用共享、購買共享、項目式共享、候鳥式共享等(參照百度百科的定義)。


三、人才在更廣闊的網絡里加速流動


人才共享平臺的理念和模式促進人才資源從企業內部網絡流入到整個產業、地區,跨區域、跨國際的大循環中,在全社會系統內廣泛流動和優化配置。


在暢銷書《第三次工業革命》中,曾經擔任歐盟委員會主席顧問的杰里米?里夫金寫道,第三次工業革命,標志著以勤勞、大量使用勞動力為特征的200年商業傳奇故事結束,代之以合作、社會網絡和行業專家、技術勞動力為特征的新時代。


在共享經濟的背景下,在各路資本的投入加持下,各類人才共享平臺的發展越來越快,人力資源的覆蓋面也越來越多,而一些優質資源、稀缺資源的加速流動,帶來了越來越高的社會價值。例如名校的名師資源、大城市的醫生資源等。


2014年成立的“名醫主刀”抓住看病難、看病貴這些新醫改著力要解決的問題,在醫療業獨創了“空閑床位+異地行醫”的新共享經濟模式。平臺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等城市布點,為患者選擇掛靠平臺的專家進行治療,實現醫療資源優化配置。


時代環境已經發生徹底變化,置身其中的個人也要順乎其變。可欣慰的是,自己的變局重要可以由自己來啟動按鈕,重構職業和生活。


與此契機同步,每個人需要做好自己的身份和心態準備,抓住時代進步的窗口期、紅利期,做自己的人生設計師,重構自我,在這個進程中注入自己的新身份,加入這場盛宴。對個人特質的開發識別能力,對互聯網平臺的經營協作能力,對個人品牌的塑造和營銷能力,是這個時代每個人生存和發展的新的核心能力。


越來越多的人不再依賴公司形態而存在,不再用雇主品牌為自己做背書,而是以個性化的商業模式為核心,用新身份、新思維、新能力,以及新體驗,打造個人自品牌,擴大自品牌的能見度,給品牌刷臉,讓自己明亮登場。


時代形式與格局的變化,必將伴隨著人的重新布局與流動走向,并醞釀出巨大的商業和發展機會。


以史為鑒


在我國歷史上的春秋至戰國時期,人才的自主流動曾占據了主導地位。人才異國仕宦,各國都不同程度地跨越宗族甚至地域界限任用人才,以期在爭霸圖強的競爭中取勝。


一位優質的人才、一個富國強兵的策略,如果此諸侯不接受采納,彼諸侯也許會接受采納。人才有機會通過流動尋求好的發揮效用的空間。


從春秋戰國至秦統一之間的200多年,為中國歷史上思想火山大噴發時期,士人、智者在政治、文化舞臺上更為活躍。縱橫捭闔的時代,西漢人劉向所輯《戰國策》33卷中,出場人物包括諸侯、學者、隱士、縱橫家、游士、俠客、兵家、名將等多達600余人。


2000多年前,秦國以弱國起始,從一個偏居西土、文化落后的邊陲小國,到后面力壓群雄,一統天下,成為帝國崛起的奇跡。秦國“之所以并天下者,諸人之力也”。《三聯生活周刊》曾刊載的《秦的誕生》一文中這樣描述秦國崛起過程中重要的人才國策。


秦帝國霸業的奠基者秦孝公在公元前361年登基伊始,即發布“求賢令”,提出“賓客群臣有能出奇計強秦者,吾且尊官,與之分土”,明確提出招徠人才的首要標準是身懷富國強兵之策,而非門第顯貴等。


自此,各國客卿就源源不斷涌入秦境。除了大秦帝國制度的“總設計師”、秦孝公初年入秦的上揚,在秦國后來的六位國君統治期間,先后擔任秦國相國要職的共有22人,其中18人事后人推薦的客卿,張儀、公孫衍、范睢、李斯……。秦國遂成為戰國時代外籍布衣將相為密集的我國。文臣運籌帷幄,武將征戰沙場,是秦國得意統一的天下中流砥柱。


秦國實行“人才推薦制”,廣發延攬人才,是的很多布衣之士,能夠在秦這個阻力小的空間里更大限度地發揮才智與勇氣。

上一條: 無

下一條: 大學生去哪里招兼職更靠譜呢

奖末平分野10手彩金